公益资讯>>正文
盲人教师刘芳:“失明后助人 是我生存的动力”
2016年01月15日 15:08
来源: 民族新闻网  作者:佚名
更多
  

每隔两年,刘芳都会去医院做一次复检。复查眼睛时,医生一看见刘芳就说:“快点快点,小王、小李、小张,刘老师又来了。”

  “我的眼睛实在太特殊了。”刘芳说。1992年,刘芳开始有一点夜盲。1993年,刘芳成为白云三中老师,那时除了有一点近视外,并未发现眼睛与别人有何不同。

  1997年,刘芳的眼睛突然出现问题——视野变窄,不能用余光观察世界,甚至有时学生递东西到眼前,刘芳仍不停地问在哪儿。

  刘芳当时感觉,像是隔着一个很脏的金鱼缸看世界。到省医就诊后,刘芳被确诊为视网膜色素变性。

  “我现在的眼睛是什么状态?”刘芳解释,失明后,尽管角膜是好的,但因为眼睛伴有晶体浑浊、严重白内障,视神经萎缩,屈光变性和高度近视、眼底血管狭窄,视网膜脱落等多个病症,不能靠药物治疗,也不能手术。

  每当刘芳睁开眼睛,只要站在有光的地方,眼睛里就会出现光斑,眼前不断地闪现水波纹,以前是蓝色、绿色和黄色,现在则变成淡淡的白色光圈。

  “很多媒体都在问,这些年我是怎么走过来的?”刘芳说,患病18年后,如今面对失明,她可以轻松地说没关系,但当初面对这一切时,刘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1997年到2007年,刘芳的眼睛越来越坏,十年间,她一步一步从光明走向黑暗。

  为何坚持到现在?刘芳有过这样的一段自白:“眼睛看不见了,在黑暗中,我停下脚步,来思考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不想做一个苟延残喘的人,我想做一个正常的残疾人,一个看上去尽量正常的人。大家都对我说,佩服我,失明了还坚持站在讲台上,就是‘中国大山里的海伦·凯勒’。他们不明白,如果我离开人群,病退回家休息,那就是把自己推向深渊。失明前,我用助人来融入人群,失明后,这同样是我的生存动力。”

  “看得见的苦难不叫苦难,跨过它;装得下的苦难不叫苦难,包容它;留下的是珍珠,冲走的是细沙。”最艰难时,刘芳曾在一首小诗里如是激励着自己。

责任编辑:杨静宜
更多
延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