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公益>>正文
致敬!寒冷天气下坚守岗位的劳动者
2016年01月24日 19:47
来源: 民族新闻网  作者:佚名
更多
  

你看过凌晨3点的街道吗?你在冬夜体会过从温暖被窝里起身穿衣去上班的感受吗?在寒冷的冬天,特别是夜晚或清晨,北风刺骨,

在我们的城市,却有着这样一群普通劳动者,他们是伴着路灯清扫街道的环卫工人、冒着凛冽寒风巡逻的巡逻队员、在冷风中批发蔬菜、海鲜的摊贩……

他们每天不管寒风酷暑,酿造着自己的希望,给别人带来种种便利。

昨天凌晨3点,记者走近这群普通劳动者,体验他们的辛苦和快乐,感受他们在平凡岗位上的付出。

环卫工人 呵出的热气凝结成白雾

凌晨3点半,其他人都还在熟睡中时,环卫工人覃辉邦和他的妻子李央菊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这对分别来自湖北和四川的夫妻已经在温州生活了十多年,每天周而复始,清扫着世纪广场前的市府路。

寒潮来袭,使得笼罩在夜色中的城市更加清冷。世纪广场前空无一人,只有偶尔经过的大货车扬起路面的尘土。此时的气温不到3℃,记者即使用口罩、围巾、大衣将自己“全副武装”,刺骨的冷风也很快把脸吹得生痛。

昏黄的路灯下,覃辉邦厚厚的棉衣外套着的橙色工作服显得格外醒目,与他相伴的除了妻子,就是停在身边的环卫三轮车。双向八车道的笔直道路看不到尽头,他就这样低着头,拿着扫帚,一点一点将自己保洁范围内一公里路面清扫干净。

“我们扫出来的多是大货车留下的沙土,如果风大一些就很难清理了。”辛苦的劳作让覃辉邦喘着粗气,口鼻间均匀呼出热气,在空气中凝结成白雾。他说,他必须赶在清晨洒水车到来之前完成路面的第一次清扫,大约要一个多小时。之后就可以暂时休息下,简单吃些早饭,然后就在路边守候,每半小时打扫一次,随时清理垃圾,保持路面一尘不染。

多年来,覃辉邦已经养成了每天凌晨不到3点就起床的习惯,无论寒暑。他说:“其实我也怕冬天,凌晨正是最冷的时候,时间久了脸上、手上经常会长冻疮。”为了应对这场寒潮,他给自己和妻子都准备了一顶棉帽子和一双棉手套,“冬天的凌晨出来扫街,最大的心愿就是想喝口热水,自己带过来的保暖壶里的开水,在冷风中不一会儿就凉了。”

派出所巡逻队员 靠抖动身体抵御寒风

凌晨2时,景山派出所,室外温度4℃。

带队夜间巡查的是夜间巡逻大队长钟荣妙。7个人,分两路,钟荣妙带3人在将军大酒店设卡盘查;中队长吴雪荣带着2个人,骑电动车、摩托车在辖区巡逻,盘查可疑人员。这样的夜间巡查,每名队员隔天轮到1次。他们的日常生活,基本上没办法像普通市民那样规律。

骑行巡查队来到西山东路与西山南路交叉口附近,一名独自走路的人引起了巡查队员的注意。巡查队员们将他拦下,要求他出示身份证。将他的身份证号码输入随身携带的警务通后,被盘查人的身份信息很快出现。

“是否有过前科?”“没有。”“真的没有吗?”“……有过赌博。”

这样的仔细盘查、询问,当晚巡查队员们共进行了约40次。

2点40分,巡查队员们轮流吃宵夜。他们走进一家通宵营业的小店,各自点了一份热食,呼呼吃了起来,吃完又大口喝了很多热水。钟荣妙说:“如果不吃点热乎的,身体受不了,夜晚的风一吹,冰冷的感觉好像从骨头里刺出来的一样。”但是,不管吃了再多的热食,穿再多的衣服,也还是敌不过冰冷的空气。寒风中,巡查队员抵御寒风的“利器”就是不停抖动身体。吴雪荣说,“回家身子塞到被子里,怎么捂都捂不暖,膝盖以下全都冰凉的。”

钟荣妙说,光冷点还没关系,就怕下雨会更麻烦,下雨巡查队员们得穿着雨衣,冒雨进行巡查。对于即将到来的大降温,巡查队员们说,夜间巡查是分内之事,不会因为天气冷而停止,希望那两天别下雨。

5点左右,城市从晨光中醒来,巡查队员们回到了派出所,他们倒头睡下时,起早晨练的人们才刚刚出门。

海鲜市场卖冰工 干起活来没觉得特别冷

凌晨3点,位于锦绣路的菜篮子海鲜批发市场内外,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小货车、面包车、三轮车、电动车、自行车,将原本宽阔的马路堵得水泄不通,人们不得不侧身通行。他们是都市里的“赶鲜人”——每天,有无数的鲜鱼、虾、蟹,经他们的手,批发到市区各大农贸市场,进入百姓餐桌。

进入批发市场,是一派与天气截然不同的热火场面。记者发现,许多人都穿着单薄,每当有海鲜大货车赶到,批发商一拥而上,直接从箩筐中挑选中意的海鲜。记者瞅了个空,简单询问了一名批发商。他是市区人,名叫阿荣,自称做海鲜批发生意已经15年。记者询问,穿这么少不冷吗?阿荣说,为了贩到好的海鲜,他们要到苍南瑞安码头进货,相比起来,码头上要冷多了。“再说了,干起活来,暖和着呢。停下来穿上外套就行了,温州根本不算冷。”

凌晨三四点钟,正是批发最忙碌的时节,许多人用“这时间没空”一句话回绝了记者。转悠了两圈,记者发现一家卖冰的商铺内,4名卖冰工围着电暖器取暖,算是最悠闲的了,于是上前与他们聊了起来。

4名卖冰工不愿意透露自己姓名,他们分别来自天南地北,相互之间以地名互称。“四川”说,他之前在老家种地,赚不了钱才到温州打工,这家店老板开的工钱还不错,一个月有5000元,不过就是搬碎冰(每袋有70斤)很重,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要搬几百袋,好在现在是冬天,买冰的人少多了。记者问他们,大冬天的,要进出冷库、制碎冰、铲冰装袋、搬运,干这个卖冰的活,会不会比别人感到更冷?“贵州”说,要把长条的冰块用机器打成碎冰,冬天干这个活,就算戴了手套,手上还是很冰,不过温州天气比贵州暖和,也没觉得特别冷。“我们干活的,赚钱要紧,还管什么冷不冷的?没饭吃才叫冷。”

据温州日报

责任编辑:杨静宜
更多
延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