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法治>>正文
法治视野下的民族发展自主权 ——评《中国民族自治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自主权研究》李东民
2012年09月27日 11:05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李东民
更多
  

  发展已经上升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最为迫切的需求和唯一出路。在现代社会,发展的方向就是实现工业现代化。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的经济社会得到了快速发展,沿海和东部地区已经初步实现了现代化。但我国区域发展呈现出显著的不平衡性,在东部腾飞、中部崛起的过程中,西部地区尤其是民族地区的发展却相对滞后。这种区域发展和民族发展的不平衡性,已成为我国整体推进现代化的重大障碍,成为影响民族平等、团结和共同繁荣的主要因素。如何用好、用足民族自治地方发展自主权被诸多学者和民族工作者视为破解这一发展困境的关键。

  宋才发教授等所著《中国民族自治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自主权研究》(以下简称《研究》),是目前唯一一本系统、全面地研究民族自治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自主权的专著,对关系民族和区域发展核心内容的发展自主权问题进行了深刻的理论论证和深入的实证分析。这本专著的推出,对民族自治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但笔者更为关注宋才发教授研究这个问题时独特的研究方法和宏大的理论视野,即在法治的框架和视野中探讨民族发展自主权问题,把民族自治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权纳入到整个国家治国方略和中国现代文明发展的体系之中。笔者认为这是本书最为耀眼的理论创新。

  无论从《研究》一书的整体框架中,还是从具体的论述中,我们都可以发现作者把法治的精神、法治的理念、法治的原则,深深地渗透到了对民族自治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自主权分析论证的所有方面。这是本书阐释民族自治地方发展自主权来源、本质、结构、演进的灵魂。

  民族自治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自主权研究的核心在自主权,因此,研究这个问题的任何观点和著述都必须就“何为民族自治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自主权,为何要行使自主权,如何行使自主权”三个问题给出确切的解答。通过研读《研究》一书,笔者认为作者在法治框架下,较好地对这三个问题做出了回答。

  首先,《研究》一书把民族自治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自主权定义为“民族自治地方在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限内,结合自身经济、社会的特点,以促进发展为目标,自主地选择行使、自主地享有权益和自主地承担责任的权利。”权利的法定性是法治的基本特点,法“制”权利,法“治”权力,已经成为现代法治社会的基本标志。也就是说,在现代法治社会中,一切权利须由法律规定或认可,一切权力须置于法律的约束和监督之下。民族自治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自主权无论体现为“权利”,还是体现为民族自治地方在管理本民族和本地方内部事务方面拥有的“权力”,都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运行。

  其次,《研究》一书以民族平等权作为论证民族自治地方应当拥有经济社会发展自主权的逻辑起点,认为民族平等权是民族所有其他权利的基础。但由于民族自治地方经济发展水平低,教育科技创新能力差,文化素质不高,民族自治地方与东部发达地区存在着实质的不平等。因而赋予民族自治地方更大的自主权是坚持实体正义的必然要求,是民族自治地方的应有权利。“在同等保护所有主体普遍享受发展权利的基础之上,应当对不发达地区和不发达者给予更多的关怀,尤其要给予非歧视性、非互惠性的特别优惠利益保障。”以非对等权利保障原则来实现民族平等权,也正是法治的平等、正义原则的深刻体现。

  再次,《研究》一书就如何实现民族自治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自主权,直接点明了法治是自主权实现的支柱和保障。“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权和经济社会发展自主权必须由法治来支撑。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权和经济社会发展自主权如果不具有法律化、制度化,势必缺乏行为规范,就会陷于毫无保障的尴尬境地。” 同时基于对自主权实现的现实关怀,该书更加关注保障自主权实现的相关法律法规能否和如何得到社会公众的普遍信仰和遵守,如何克服人治传统的影响,从而培养法治意识、提升法律权威,逐步形成法治之治。

  总之,《研究》一书从论证自主权权利来源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到对自主权与发展权、人权、民主权利关系的分析;从对自主权设立、行使的分析,到对自主权实现的论证,无不体现着法治的精神和内涵。作者在法治视野下,在法制框架下探索民族自治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自主权问题,这既适应了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要求,也为保障民族自治地方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打下了坚实的思想理论基础。


 

责任编辑:李加明
更多
延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