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建筑>>正文
贵阳特色建筑在消失 老古董和新建筑如何协调发展
2012年09月27日 16:14
来源: 黔中早报  作者:王佳勇
更多
  

   如果一个城市的历史,仅仅靠书本来记录,那么关于它的记忆和文化,早晚有一天会消亡……

  为缓解交通压力,2010年,喷水池环岛花园退出历史舞台;曾经为祭奠英雄们而得名的纪念塔,也于上个世纪50年代消失不见……  随着贵阳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快,不少老建筑被拆除甚至夷为平地。其实不仅只有贵阳这样,在中国很多城市,许多老建筑因市区重建发展计划而遭拆毁,多元民族多元文化的城市特色在流失。

  驻北京的《中国经济季刊》总编辑汤姆·米勒,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谈中国的城市化时说:“高速增长已经使中国城市失去了它的特色”,作为一个有点自尊心的人,你愿意看着我们居住的城市就这样沦为别人的笑柄吗?关于了贵阳“老古董”和新建筑如何协调发展,请你也来一起献计献策吧。  纪念塔对年轻人来说

  “只是个每天都要经过的车站”  在民国时期,喷水池和纪念塔是贵阳最著名的两个建筑。

  如今的纪念塔也和喷水池一样,成了贵阳市民每天都可能提及的地名,只是对纪念塔本身的历史故事,却很少有人知晓。“纪念塔对我来说只是个每天都要经过的车站。”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小张笑着说,因为每天工作节奏很快,确实不知道纪念塔的其他历史背景。

  “都在说纪念塔,但是我在这住了快三十年,从来没有看到过纪念塔的样子。”快三十岁的杨先生说,听说过纪念塔是为了纪念一批抗日战争的革命烈士,不过对这段历史很模糊。

  对纪念塔的了解

  白发稀疏的大爷也只知道些坊间口头流传  据民进贵州省委原副主委刘隆民介绍,纪念塔的全名叫“国民革命军第一百零二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纪念塔”是百姓对这座碑的简称,该纪念碑原矗立于现在的新华路、市南路、青云路和神奇路的交汇口上。  “在我的印象中,塔的最下方是一个四方形的石台,四边都有石栏杆,每边都有入口。”刘隆民回忆说,石台上是一个上小下大的三棱梭标型巨塔,塔高三丈左右,据说是10.2米,象征102师。塔用白绵石砌成,就像一把银色的利剑直刺长空。塔的三个面都刻有柏辉章手书的“国民革命军第一零二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19个大字,塔身有周素园先生的铭文,塔周镌刻了该师抗日阵亡将士的姓名、年龄、职务,整个纪念碑肃穆庄重,巍峨壮观。

  “听说当时国民革命军102师在抗日战争中很勇敢,纪念塔是为了纪念他们,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拆除了。”白发稀疏的赵大爷在纪念塔居住了二十多年,他对纪念塔的了解大多都是来自街坊邻居的口头流传。  专家:寻找纪念塔的动机

  是为了弘扬中华民族的抗日精神  刘隆民认为,102师为中华民族的存亡,前仆后继,英勇战斗,极为壮烈,回黔时只剩一千余人,连补充的兵源在内,共牺牲了一万二千多名将士。

  为缅怀这些为国献身的官兵,柏辉章同贵阳各界人士及烈士家属共同倡议,并自己出资,同时向社会募捐部分资金,于1940年动工1941年完成,修建了这座弘扬民族精神的纪念碑。  “可以说纪念塔见证着贵州人的抗战,这是一部贵州籍官兵用血肉写成的历史,是一座铭刻着贵州人民抗日精神的丰碑。”刘隆民对102师的评价极高。

  十年之后,即1952年,纪念塔被全部拆除。  据刘隆民说,当年柏辉章因现行反革命罪被处决,至于这跟纪念塔拆除有无联系无法知晓,当时拆除的原因据说是为了城市改造扩宽道路的需要。

  “五十年代初,纪念塔一带晚上有时还有豺狗出没。”刘隆民回忆说,如今的纪念塔已经是贵阳一个车水马龙的地方。  现在,在纪念塔,除了车来车往和高楼耸立,虽然很难让人第一时间联想到当年抗战时期贵州军人的英勇故事,市民对纪念塔真实的原貌知之者甚少,不过和住在这里的老街坊聊起来,他们都能说上一两段102师英勇抗战的故事。

  对纪念塔真实的面貌,刘隆民多次试图寻找照片辗转数次而不得,他感慨地说,寻找纪念塔的动机,不是在寻找哪一个具体将士包括塔的主修者的功迹,而是在寻找那些以身殉国、马革裹尸的贵州抗日英灵,寻找贵州人民艰苦卓绝、不畏强暴,捍卫中华民族尊严的抗日精神。

  延伸阅读

  新加坡用“市场之手”留住城市古建筑  新加坡最早的建筑是19世纪殖民地时代的产物。由于它是中西方文化的交汇地,古建筑风格多样,从寺庙教堂到中国的四合院乃至欧洲新古典建筑,在这里都能觅得其踪。在立法的基础上,新加坡保护利用古建筑走出了一条市场化的路子,收效明显。

  新加坡确定的国家古迹目前共有55处,有26处宗教建筑,20处政府及科教、文化建筑,9处商业建筑,并有三个特具民族意义的保护区:华族的牛车水,马来族的甘榜格南,印度族的小印度。在保护过程中,遵循几条原则:大量地保留、细心地修补、忠实地修复。古建筑除了政府和宗教建筑外,能发挥商业、居住功能的都可以买卖,而且不受60年的产权年限约束。这样的市场化路径,反倒使一批古建筑得到了较好的传承利用。  ——据新华日报

责任编辑:叶正洪
更多
延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