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体育>>正文
贵州民族体育采风之一:仙马村 人人都是神射手
2012年10月08日 10:20
来源: 新闻中心-中国网  作者:刘向前
更多
  

    内容摘要: 在贵州安顺市普定县猴场乡,有一个民风淳朴的村子,这里居住着大花苗族、这里有四项非物质文化遗产、这里被称为“射弩之乡”、这里也被誉为“61个奖牌托起的村庄”――这就是仙马村。
 
  华奥星空讯 在贵州安顺市普定县猴场乡,有一个民风淳朴的村子,这里居住着大花苗族、这里有四项非物质文化遗产、这里被称为“射弩之乡”、这里也被誉为“61个奖牌托起的村庄”――这就是仙马村。

  仙马村由6个自然村寨组成,居住着289户1050口大花苗族,由于跟地面只有980亩,98%属于旱地、加上海拔在1600米和1800米之间,气温较低,农作物产量低,狩猎就成为重要的一个生存手段,射弩正是大花苗族打猎技能之一。

  今天狩猎早已不被允许,但是在原始的生存方式和与自然作斗争的过程中,射弩却作为一项基本技能在村寨里传承了下来,现在成为一项民族体育项目。在仙马村,射弩普及率很高,不论男女老幼,拿起弩来就能准确射击。

  在猴场乡民族中学,记者看到在全国民运会冠军王仁爱和李贵福分别带领着自家的孩子在操场上表演射弩:瞄着20米远的靶子,大人和孩子都是箭箭中靶,真正的百发百中,周围观看的学生们也自发地不断报以掌声。看得出来,孩子们真心喜欢这项目!

  仙马村:61个奖牌托起的村庄

  其实早在20世纪80年代,仙马射弩队就已经走出山门,开始活跃在体坛,1994年6月,在贵州省第四届少数民族运动会中,李贵福、王献美夫妇代表安顺地区参赛,取得1银2铜的好成绩;2002年10月,李贵福在贵州省第五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取得了男子全能桂冠,此次比赛,他共获得了2金2银1铜的好成绩。2003年9月,李贵福代表贵州省参加在宁夏银川举行的全国第七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名列土弩类第二名。

  运动成绩的出色带动了政府政策的跟进,为了让民族体育事业发扬光大,安顺市、安顺市体委、普定县民宗局加大了人力物力的投入,在仙马村建起了苗族射驽基地,这一举措直接成就了仙马射弩队的辉煌:2005年10月的贵州省民运会上,仙马队夺得了射弩项目全部7金中的6金;2006年的贵州省民运会上,李贵福一人夺得8金2银1铜,王仁爱获得6金2银2铜……全队一共夺得了23金9银7铜,奖牌总数超过了全部奖牌数的1/3还要多,仙马村也因此被媒体誉为“39块奖牌的村庄”。仙马射弩队也成为贵州省在全国民运会上的王牌之师。

  2007年11月在广州举行的第七届全国民运会上,“苗族神射手”王仁爱打破了贵州省在射弩项目上没有金牌的历史、一举夺得立姿和跪姿两金,5箭49环、靶心上只出现三个箭孔、书写了射弩史上的一个神话。2011年在贵州举行的全国民运会上,王仁爱成功卫冕,仙马队一举夺得6块奖牌。

  赛场上一个又一个成绩让仙马射弩队成为了苗寨里的骄傲,射弩项目在苗寨里的生命力也更加深厚。现在,苗族射弩已经被列入非物质文化保护名录,李贵福和王仁爱也被确定为传承人,他们所在的村小学被确定为贵州省民族民间文化进校园项目学校、是贵州省仅有的两所同类学校之一。有了这个保障,仙马村300多名苗族儿童全部接受射弩、苗族古歌、多声部合唱、苗族口弦和苗族刺绣的学习和训练。

  射弩面临资金缺乏和选材难

  尽管运动成绩如此辉煌,但是射弩项目的发展目前还是面临资金缺乏和选材难的问题。

  射弩分为传统弩和标准弩,比赛的用弩都是标准弩,市场价在800元左右,箭支则是消耗品,每支箭需要花费15、16元钱,如果一支箭射脱靶一次,则基本上就会报废。李贵福和王仁爱为代表的仙马村大花苗族都是地地道道的苗族农民,平时以务工、养殖和种田为生,收入并不高,一般一年收入在1-2万元之间,但是射弩每年需要投入5、6千元,这一项支出占到了家庭总收入的1/4。

  正因为如此,家人并不支持李贵福练习射弩,但是倔强的李贵福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继续从事射弩项目。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王仁爱身上,妻子曾经阻挠他去参加集训、因为练习射弩的收入还不及外出打工的收入高。

  也正是由于这些原因,射弩还面临着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后继乏人!贵州射弩队教练孙安告诉记者:“目前射弩项目发展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选材:苗族地区目前大都是十几岁的孩子和40多岁的人在家,中间年龄层的年轻人基本都出外打工了,这令人才的选拔出现了青黄不接。近年来也有经费的支持、培训,自1998年以来,安顺市民委和体育局已经投入了将近800万元,用于举办射弩比赛、建设场地以及补贴运动员。但目前政府的补贴数量还比较少,每个月只有1000元左右,而普通人外出打工每个人大约能赚到2500元左右。”

  在提及年轻人不愿意从事射弩的原因时,王仁爱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因为他们从射弩上看不到提高自己和家人生活水平的希望!”

  政府积极介入 射弩需要更多关爱

  面对这些困难,同时也为了进一步普及射弩,贵州省各级政府开始积极介入、帮助射弩项目传承和发展。

  贵州省也将李贵福和王仁爱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每年没人给与5000元补贴。仙马村所在的猴场乡政府和乡中学也邀请李贵福走进学校当老师,办了两个班传授射弩技艺,100多名学生参加了射弩训练,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射弩幼苗,每次上课支付少许费用。

  从目前来看,政府的支持能够维持射弩项目的生存,但仍无法满足项目的发展需要。王仁爱说:“村小学原先去上一次课能够有几十块钱的收入,但是现在村小学也经费缺乏、加上自己忙于生计,已经很久没邀请他去上过课了。今年的传承人补贴到现在也还没有发到手里。”

  这样的状况显然无法与外出打工相比,王仁爱的妻子一直想让他外出打工,但是出于对射弩的真心热爱,王仁爱选择了留守,为此他不得不空闲时候当泥水工赚些钱来贴补家用。作为传承人,王仁爱的状况尚且如此,那么其他人不愿意从事这一项目也就可以理解了。这样看来:射弩项目作为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组成部分,显然还需要政府更多的关爱。

  记者在采访中听到一个好消息,普定县文化旅游部门已经做出了旅游规划:以仙马为核心,规划了近50个亿的民族体育户外健身基地,涵盖了普定县11个乡镇的北部4个少数民族乡,打造一个以射弩为主,集民族体育、文化、娱乐、休闲为一体的旅游区,发展乡村旅游,带动第三产业发展,促进黔中地区的小康社会建设步伐。这意味着目前在普定县,射弩的已经不仅仅内当作体育项目、也不仅仅只是作为民族文化的一部分,更成为拉动经济发展的一个新引擎。如果这一计划得以实现,大花苗族聚集的仙马村必将因此而受益,生活水平也将大大得到改善。

  王仁爱还有两个愿望:一个是再卫冕一次全国民运会冠军,一个是培养出新的接班人,希望他的这两个愿望都能够实现。

 

责任编辑:李加明
更多
延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