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英才>>正文
姚景源:未来5年是经济发展大有作为的战略期
2012年10月31日 15:34
来源: 新浪财经  作者:姚景源
更多
  

工业化不断推进,市场化的不断完善,城市化的不断扩张,决定了中国经济未来5年是一个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期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姚景源:

   未来5年中国经济可以讲是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时期。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先讲机遇,未来5年我们一定要看到它是中国经济发展最重要的一个战略期。为什么未来5年是中国经济发展最重要的机遇时期呢,主要还是由中国阶段性发展的特征来决定的。

   我们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概括呢我想就是四个化,工业化,城市化,市场化和国际化。我们现在看中国经济,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经济工业化不断推进,城市化是在不断的扩张,市场化是在不断的完善,国际化不断拓展。

   工业化不断推进,市场化的不断完善,城市化的不断扩张,决定了中国经济未来5年是一个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期。过去30多年改革开放,中国经济之所以产生这样的面貌,工业化神话般的发展。到了去年我们汽车制造量是一千八百四十一万辆,去年电视机生产量是一亿两千二百万台,神话般的发展就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经济的面貌。

   现在可以讲全世界的经济学家有一点看法是一致的,中国工业化现在处于中期,我们要想完成工业化,走到后工业化的阶段,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差距就是潜力,中国工业化的中期,仍然还有强大的潜力,它还会强劲有力的支撑经济发展。对于中国工业化的部署再拿过来,对中国工业化的部署,一个叫做改造和提升现有制造业。

    第二就是扶持新兴战略性产业,把这两大部署放到工业化中期这个状态下,你就会看到未来5年中国工业化它会强有力的支撑中国经济增长,从而决定了我们未来5年处在一个重要的战略发展机遇期,这是工业化。

    第二就是城市化,1978年17%,现在是51%,我曾经讲过51%这个城市化率有点什么问题,我们计算用常住人口来计算,我们就等于把现在两亿多农民工完全计算到城市化当中来。但是应当实事求是的讲两亿多农民工,他们并没有真正完全的融入到城市化当中。我们城市化率还是相当低,且不说发达国家,发达国家最低78%,剩下都是90%以上,我们现在还是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从这个角度来说未来城市化最重要的一个空间,各位知道我们的目标就是在未来这5年,我们每年城市化要增长一个百分点左右,什么概念,上千万人从农村流入城市,会带来多大的需求,这个我也曾经讲过,城市化它会使我们国家成为一个大工地。

    我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考察的时候,我们在澳洲和新西兰主要城市都去了,我们认认真真的看就看见三部吊车,看看整个中国现在到处都是工地,我们这个参考消息上曾经转载过英国一篇杂志发表的文章,这个文章上讲现在全世界70%的起重机就是在中国。整个国家成为一个大工地,它就强有力的来支撑中国经济的增长,我也讲过,我说解决中国农民问题,从根本出路上讲更多应该是城市化。我们现在城乡居民收入比是3比1,是农民的3倍,农民成为市民他的收入就增长3倍,我们增加农民收入的问题就得到了解决。消费也是这样,一个农民成为市民,他的消费也会扩大3倍。

    所以中国很多问题我觉得都要通过城市化来解决,应当是未来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领域和空间。在宏观经济学是这样,工业化创造供给,城市化是创造需求。大家知道宏观经济其实就是这两个字,就是供给与需求。你要是明白这个道理,你就能够从根本上抓住我们中国宏观经济的深层次问题。

    什么问题,过去30多年的增长当中,需求城市化的增长速度,或者反过来说,创造需求城市化的发展速度。所以中国宏观经济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始终叫做需求不足,我们年年讲扩大内需,为什么我们长时间是这样一种状态,就是因为创造需求的城市化的发展速度滞后于工业化。产能等等一系列的问题,都可以从这里面找到原因,城市化是未来,特别是未来五年,支持经济增长的最重要领域。

    第三就是市场化,我们中国经济为什么充满生机,充满活力,就是因为按照邓小平理论选择了市场经济,充满生机,充满活力。我曾经讲我们每一个人,我说在计划经济时期,我们中国人,我们吃饭是要粮票,穿衣服要布票。我曾经讲,两位女同志见面,碰面,她们碰到一个问题有点尴尬——两个女同志穿的衣服一样,就是现在说的“撞衫”,我是讲如果大家回到计划经济时期,那个时候我们全国人民穿衣服是布票,全国人民大撞衫,那个时候也没有这个词,我讲我们搞经济工作,搞统计工作都特别重视概率,如果讲概率的话,应该讲现在撞衫的概率绝对小于市场马路上撞车的概率。

    显然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完善市场经济机制,使市场配置资源发挥最重要的作用,进一步的充满生机,充满活力。

    第四就是国际化,它是我们中国经济能够不断拓展新的增长空间,我曾经讲在2001年的时候加入世贸组织,中国受冲击最大的恐怕是汽车,担心汽车工业,实际上加入世贸组织那一年我们年产量是两百万辆,现在从两百万发展到一千八百万,不断拓展新的增长空间,中国经济正处于一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

    我们如果回过头来分析,你会看到工业化会为中国经济创造强大的供给,城市化为中国经济创造旺盛的需求,市场化使整个经济充满活力,国际化又能够为我们经济不断拓展新的增长空间,你要往远看。

    我们讲未来的5年从这个角度来说它是一个重要战略发展机遇期,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讲,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呢,我们还是要抓住机遇,凝聚力,发展是我们第一要务,这是第一。

    第二中国经济现在也面临着深层次的,诸多的矛盾和挑战。比如说我们的经济结构问题,我们的增长方式问题,大家知道如果是我们从生产力角度分析,我们三大产业,第一产业极其薄弱,第二产业大而不强,第三产业比重过低。第一产业作为基础如此薄弱,显然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出现问题。第三产业带来诸多问题,使中国经济出现不平衡,不协调,更多是依赖出口和投资来拉动经济,各位知道现在中国经济连续7个季度,现在出现连续7个季度下行呢,说到根本上,就是过多的,这种增长方式和经济结构造成的。显然我们更多依赖投资和出口拉动经济,消费对整个经济增长贡献率远远不足。所以这种状况也是我们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重要内容。

    另外我们从要素投入来看,现在增长,我们过去长时间主要还是靠大量物质投入来支撑,走来走去走到了现在,高能耗,高物耗,高污染,这种状态,这种状态显然是不可持续。再来看看中国经济确实是诸多矛盾都在凸显,大家还会看到人口急剧减少,老龄化,收入差距过大,社会保障不健全等等,矛盾凸显,充满挑战这样一个时期。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还是主张我们对未来5年要有忧患意识。

   国内外一些学者他们用数学模型,资源要素,环境等等,把它作为一个参数,用数学模型,中国经济要告别过去的辉煌,我个人主张对于这个数学模型我们还是要认真研究它。从中我们也要吸取一些值得我们反思的东西,但是我从根本上讲过,我说现在他们用来分析中国经济数学模型,有一个重要的事儿没有作为参数放进去,就是改革开放,它没有把改革开放放到这个数学模型里去,拿到1978年,就是把现在这些学者,国内外一些学者分析现在中国经济,并且得出中国经济不可持续,告别过去辉煌,这个模型拿到1978年,这个结论显然长的多,邓小平伟大就伟大到1978年的时候他没看数学模型,就打着一张牌,就是改革开放,支撑了中国经济增长30多年。

   我们现在,把改革开放作为中国经济的增长,作为我们未来中国经济根本动力的话,我想我们中国经济就能够再创辉煌。

 

   (本文系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在“2012(第六届)中国CEO年会”的发言,有删节)

责任编辑:邹沛霖
更多
延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