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正文
执政地位不是官员逍遥的江湖
2013年07月14日 09:09
来源: 腾讯  作者:杨于泽
更多
  

    湖北汉川市再就业明星黄刚毅,5年前养猪场和房屋被强拆,合法使用的土地被占用。5年来,黄刚毅四处奔走,当地政府与他两签协议,答应补偿,但领导纷纷升迁,承诺至今却不兑现。作为该“重要信访案”包办人,汉川市副市长李铁新直斥:“这就是个狗屁协议,是一张废纸。”


  政府与民众个体签订的协议,本质是一种合同形式,具有法律约束力。政府执行与民众的协议,就是履行对民众的承诺,这涉及到政府的公信力。一名政府领导,在媒体面前直斥政府协议是“狗屁协议”,看似是一个个人修养问题,但改变不了协议的法律约束力。


  其实真正的问题,还不在于政府领导怎么看待一份政府与民众的协议,比如它究竟是一份好协议还是“狗屁协议”;也不在于一名政府官员如何遣词造句,表达自己的观点、看法、观感和情绪。真正的问题是,政府领导不想承认协议的法律约束力,更不在乎民众的观感。


  这种情形,在各种上级眼中,可能只是一个所谓“作风问题”,如果需要的话,会批评他“言语粗暴”、“方法简单”、“对人民群众缺乏热情”等。但对于广大民众来说,政府领导的粗暴言语或语言描述的是一个铁的现实,“狗屁协议”就真的“是一张废纸”。政府承诺是民众的权利,被官员视为“狗屁”和“废纸”的承诺,立刻化为乌有。


  这样的官员,我们说他们有点痞子气、匪气,并不为过。而在基层,身上有这种痞子气和匪气的官员还不少。出口成脏、口吐雷语的官员就不说了,近几年还出现了若干自视为“流氓地痞”的官员,比如某知识产权中心主任曾公开说“我当流氓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而苏州市一位官员最近还质问当地居民“警察不打人,那养警察干吗”。


  所谓痞子气、匪气,一般是通过言语、表情和行动等表现出来的。语言粗暴,不是简单的口不择言,而是“霸气侧露”。这种霸气,又以霸权为依托,只有有了霸权,人们才能目空一切、肆无忌惮而为所欲为。说什么话,自然是想到就说,所谓口不择言、不讲信用,仅仅是人们享受霸权时逍遥自在的一个侧面。


  对于某些基层官员来说,所谓霸气,则是以权力为筹码。官员掌握权力,按照“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的权力观,本应“执政为民”,更通俗的说法是“为人民服务”。但一旦掌握权力,有求于他的人多了,遛须拍马、暗通款曲的人多了,有的官员就飘飘然起来。党的执政地位被他们视为江湖,他们成了江湖中人,奉行“冷”、“狠”等心法,对老百姓不是讲服务,而是在某种程度上把他们忽悠的对象。


  我们现在面临一个将某些官员从江湖中“拔”出来的任务,荡涤他们身上的痞子气和匪气,使他们在“为人民服务”的本职岗位上各正其位。我们当然可以把这视为作风问题,要求官员转变作风,但仅从作风层面去疗救,恐非治本之策。


  权力江湖的发生,根源是“上级监督太远”,更重要的是民众权利不彰,基层权力失衡,逐渐形成一种畸形的基层权力生态。要扭转这种局面,可以从两个方面入手:加强自上而下的监督,同时以权利制约权力,改变基层权力生态。基层权力生态改良了,权力的江湖才会消失。只有基层官员弄清楚了权力的来源,他们才会说人话,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





责任编辑:罗娜娜
更多
延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