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救助>>正文
我的相机缘、摄影梦
2018年12月29日 16:09
来源: 人民网  作者:佚名
更多
  

我喜欢照相!

在老家农村,我十来岁的时候,我的家人在部队做宣传干事,过年回家可以把照相机带回家,给亲人拍照。那会儿我就拍了不少的照片,比起同龄人来说,可是新鲜、新奇的事情!

后来,1984年我初中毕业,为了解决家庭困难,尽早工作,到铁道部电气化工程局衡水电气化技工学校学习。业余时间接触到了同学赵红军从保定带到学校的照相机,记得是国产的海鸥DF双镜头相机,两个镜头上下排列,还要打开相机上面的取景框,看着调焦。所用的胶卷一般是12张的,照完把胶卷取出来,送到照相馆去冲洗。赵红军还带来一个木头盒子,顶端开一个长方形小口,嵌入一块儿磨砂玻璃,盒内按有两个灯泡,一个红色、一个炽白,由两条电线连着引到盒外,还有一个“两头翘”的手动开关。开始不知道这玩意儿是干啥的,经同学演示才知道有何用途和奥妙。

原来是冲印照片的简易设备!就是接上电源,常态下亮红灯,把照相馆冲出来的一张胶卷放在磨砂玻璃上,再在上面覆盖一张从照相馆买来的相纸,通过“两头翘”开关闪一下白炽光,把相纸放到饭盆里的显影液中,慢慢地就会看到影像由浅至深显现出来,看着差不多了,夹出来放到另外一个饭盆里的定影液中,稍待片刻,捞出来自然晾干,一张相片就产生了。真的是很神奇!由此培养了我的摄影爱好。

喜欢上了就欲罢不能。回家央求母亲买一部“傻瓜”135相机,记得是七、八十元钱。为此,母亲跟我苦口婆心地跟我讲家中因我父亲早逝、没有经济来源所造成的苦难,买相机不是生活的必需品。当时我理解不了、想不通,还跟母亲怄气。后来我才慢慢理解了母亲所承受的负担和苦衷,当时七、八十元钱是我一家几个月的生活费。每每想起来我都羞愧和深深的自责!

参加工作后,很快到了段上的办公室搞宣传工作,自然就有相机用了。之后多年岗位不断变化,因工作需要和个人爱好,我也断断续续地练习拍摄技术,水平有所提高,也小有收获。在此过程中,了解和接触了海鸥、理光、尼康、索尼、徕卡、佳能等不少品牌和型号的照相机。

大家都知道:摄影是运用光和影的技术。有光才会有影,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出好作品。天时就是时间段和光线,地利指的是环境和景色,人和说白了就是你有准备、赶上了!比如说你在一个地方等了半天,感觉条件不具备,耐不下心,走了之后,景色变美了,条件具备了,留在那的朋友拍到了。你只能空留遗憾!我因为坚守,还真的拍到过可遇不可求的景色,那种拍到了难得一遇的景象,出了好片子、收获之后的快乐无以言表!

由1984年到现在34年了,也买过几台相机,有用135胶片的“傻瓜”相机,有数码的理光和徕卡的卡片机,还有入门级的单反,每购得新机后,都“宝贝”的不得了,会幸福好一阵子!与相机的缘分、从摄影中感受到的快乐和获得感,一直相伴着国家改革开放的进程。摄影器材更新换代较快,我也由此感受着国家日益强盛,企业发展壮大,收入不断增高,生活水平和幸福指数的不断攀升。现在,想买一台全画幅的专业相机已经没有什么困难了。

今年,我买了有生以来最贵的照相机——佳能5D4,当时配了一个24-70红圈专业镜头,随后又添置了最新的70-200“小白兔”三代。这几天,得到女儿的支持,又入手一只新“百微”,也是红圈头!

我很知足。今后,我将用这套相机随时摄录我们中铁工程人为国家交通发展铸造的丰碑,记录中华大地的美丽风景、和谐家园,定格中国继续深化改革开放的发展成果,镌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精彩瞬间!

责任编辑:陈垚
更多
延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