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调查>>正文
航空公司“黑名单” 合理自救vs.缺乏依据?
2012年07月26日 14:55
来源: 人民网  作者:范徐艳
更多
   人民网北京7月19日电 近日,针对春秋航空公司对索赔乘客实行“黑名单”制度,各方评论不一。

  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航空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刁伟民副教授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说,“黑名单”是一种俗称,在航空运输中应被称作承运人拒载,拒绝为某些顾客提供运输服务。这种拒载权实质上是一种拒绝缔约的权利。我国《合同法》289条规定了强制缔约制度,在强制缔约制度下,承运人的一般义务属于强制缔约,但承运人接受缔约并不是无条件的,对承运人强制缔约义务应予以适当的、合理的限制。对于在何种情况下承运人可以排除强制缔约制度的适用,我国的相关法律并没有明确的规定。旅客遭遇航班延误后若用占机、霸机等非法行为进行维权是不可取的,会给其他旅客、航空公司甚至整个民航业带来损失。春秋航空公司的这种“黑名单”做法其实是企业进行自救的无奈之举,可以理解。

  刁伟民副教授认为美国、欧盟对航空“黑名单”已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例如美国联合航空公司有10项规定,如违反安全保卫的指令,旅行过程中可能有行为不当,在飞机上有性骚扰记录等等;拒绝运输条款最多的是英国航空公司,高达37条;日本和韩国航空公司的运输条件都有类似的规定。国际民航组织颁布的《防止对民用航空非法干扰行为的保安手册》中规定:“必须授权经营人拒绝运输被认为对航空器存在潜在威胁的人,登上或进入航空器前拒绝接受筛查的任何人必须被拒绝登机”。目前旅客“黑名单”制度在国内缺乏相关的法律规定,尚存在争议。刁伟民认为争议的关键点,在于旅客“黑名单”的认定标准。从国际上相关的立法来看,“黑名单”的判断标准是旅客的行为是否对航空安全构成威胁,而不是看旅客与航空公司之间是否存在纠纷。

  此外他还指出,航空公司将“黑名单”制度写进运输条件,应当经过民航主管部门的同意,这在国内也有待完善。而在相关法律、政策出台之前,企业用这种方式维护自己的利益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黑名单”做法成本低且立竿见影。但理解归理解,刁伟民认为国内的“黑名单”制度还需要在法律上进行完善,今后应当出台明确的标准、认定程序、社会告知程序等。

  上海泛洋律师事务所的刘春泉律师也就此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他认为,在当前制度不健全、没有立法保障、航空公司服务能力不高的背景下,“黑名单”做法并不可取。《合同法》规定,公共运输承运人不能拒绝旅客通常合理的运输要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也对消费者的服务商品选择权利、公平消费权利予以保障。因此,从目前国内的明文立法上来讲,“黑名单”制度缺乏相应的法律依据。

  同时,他也指出,民航业的“黑名单”问题比较复杂。国外有些国家也有“禁飞名单”,主要出于航空安全的考虑。但他们都是有一定的程序和制度保障的,“不是想停谁就停谁”。因此他认为,如果能有一定的制度进行保障、确保执行的严格和公正,那么“黑名单”制度应当被支持。

  他强调,国内的“黑名单”制度将来肯定会发展起来,自己目前不支持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航空公司本身服务水平不高,二是“黑名单”需要更完善的程序。至少航空公司可以通过集体协商的方式,形成行业自律。

  针对春秋航空的这次事件,刘春泉说:“春秋航空自己当自己的法官,自己当自己的裁判,也没有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社会媒体对他进行谴责,是可以理解的。如果要得到公众的理解和支持,应该要披露相应的规则和执行程序,告知公众。否则公众如果认为只因为赔了200块钱就拉入黑名单,容易对企业产生不良印象。”
责任编辑:高小明
更多
延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