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调查>>正文
记者调查还原广渠门车主遇难事件 妻曾用扩音器喊话
2012年07月26日 15:11
来源: 东南网  作者:佚名
更多
   一个风华正茂的私家车主,因为一场大雨,竟然活活淹死在一个国际大都市的主干道上。丁志健的遭遇引发了舆论的关注与争议。

  连日来,记者通过现场调查、走访当事人家属和目击者,初步弄清了丁志健的丧生细节。

  暴雨归途

  7月21日下午,丁志健出门前往位于北京两广路上的光明日报社附近一个地点,与同为出版行业的朋友谈业务推进的事情。

  约好见面的时间是下午2点多。出门前,妻子略有不满,说都周末了怎么还要谈事情,也不是非常紧要,在家陪陪孩子多好,何况外面要下大雨。夫妻俩说好,大约下午4点多妻子给丁志健打电话,让他谈完事情了就早点回家。

  下午4点多,妻子给丁志健打了电话,叮嘱他早些回家,此时外面已经下起大雨。丁志健在电话里回复说,回家路上应该不会有问题。下午5点多,有些焦急的妻子再次拨通了电话,丁志健答应回家吃饭。

  傍晚7点半左右谈完事,丁志健说要回家同小孩一起吃饭,告别朋友,驾驶着自家的黑色现代途胜SUV,自西向东,沿两广路经广渠门方向,驶向位于甘露园的家,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条路最终成为他的不归路。

  水漫广渠门

  北京广渠门桥通车于1989年4月,位于广渠路与东南外二环相交处,西起铁路桥,向东上跨护城河、二环路,与广渠门外大街相接。共有快、慢车桥,匝道桥,三层互通。铁路桥周围地形有一定下凹,成为夏汛时积水容易汇集之处。

  比地上四通八达的交通系统更为复杂的是庞大的地下管道结构。煤气、电力、热气、上水、排水,五种管道时而交叉时而并行,在地下两三米至十几米的空间井然有序的排列,维持着地上世界的正常运转。但是,当这些管道出现问题时,地上世界的平静可能瞬间就会被轻而易举打乱。

  地下的排水管道所行并非直线。经路面雨箅子收集的积水,在抽水泵吸力的牵引下,沿着自东向西的方向平行于广渠门内大街汇集到夕照寺街,然后进入夕照寺泵站的集水池,再由抽水泵排入支管,之后汇至宽5米左右的方沟,方沟的出口就是广渠门桥下的护城河。自这里,铁路桥下的积水汇入护城河。

  广渠门附近的气象记录显示,7月21日当天,铁路桥降雨量达到196毫米,其中140毫米的降雨高密度集中于晚6点至9点时段。

  根据北京市排水集团的记录,当天18点40分开始,夕照寺街附近四个排水井开始向上冒水,19点20分,又有十个井冒水,水高达1.5米左右。与分布在铁路桥最低点收集积水的雨箅子和排水井不同,这些分布在广渠门内大街和夕照寺街的排水井尽管也收集路面积水,不经过泵站,是直接汇入同一个方沟再汇至护城河。

  7月21日晚,由于降雨强度很大、持续时间很长,护城河退洪变慢,河水迅速上涨淹没方沟,短时间内即越过护城河桥栏。1米多高的水淹没了桥栏和其他地上设施,广渠门桥下一片汪洋。河水形成强大的推力寻找出口,方沟出口处的阀门在河水的推力下反向倾斜,破势的河水沿着方沟涌向支管、井口,倒灌广渠门内大街与夕照寺交接的地方,并迅速流向最近的下凹处──铁路桥下的主路和辅路。

  一位匿名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当晚6点20分也就是井开始冒水的时间,夕照寺泵站的四个抽水泵正在满负荷运转。四个抽水泵中有两个90千瓦的大泵,一个55千瓦的中泵和一个22千瓦的小泵。四泵同时运行,每小时能排水522万升,“平时小雨中雨一两个泵就够了”。

  监测记录显示,自6点20分开始,四个泵的工作时间在290分钟至320分钟左右。然而在护城河与铁路桥下的路段形成倒灌回流后,这样的排水相当于是在回流中形成一个“死循环”,水排入护城河再回流至泵站,泵站再将水排入护城河。这时铁道桥下的积水由三部分组成,原有不能排出的积水、护城河倒灌的水和新下的雨水,“抽水设备相当于作无用功”。

  上述匿名人士表示,这并不是泵站第一次出现倒灌问题,两三年前就曾发生过一次,他也曾看到相关报告。“不是设备(抽水泵)不行,而是河道的问题”。

  附近东花商街做生意的商贩们告诉财新记者,当晚本来渐进上涨的水突然一下子就涨起来,“像浪一样打过来”。

  这些危险的信号并没有及时传递给丁志健,多位曾在现场围观的群众表示,铁路桥附近没有任何警示,也没有交警疏导交通。

  最后三小时

  7月21日晚7点40分左右,妻子接到了丁志健的求救电话,此时距离他离开朋友的时间只有十来分钟。

  丁志健此时就在广渠门桥西侧约300米的铁路桥下主路上。由于辅路与主路之间存在将近1米的落差。当水面淹过主路时,水面高度主辅路显示将一致,容易造成误判,辅路上可顺利驶过轿车,主路上则会落水。

  电话里的丁志健语气相当慌乱,他告诉妻子,车已经淹没在水里和其所在位置,而且称车门打不开。妻子让他赶紧打110,丁志健说110打不通,妻子让他用手撞开。

  挂了电话后,妻子开始打110,打不通;再打122,也打不通;打120,120说不能打这个电话,得打122。时间一点点在流逝,将近晚8点,丁志健再次给妻子打电话说,“快点救我,我这边快没有空气了”。他当时在电话里很焦急,已经开始哭了。

  妻子扔下电话后拿着锤子和邻居一起往铁路桥赶。走到通惠桥上的时候已经彻底堵车。妻子从车上下来,一路跑过去。

  在赶往出事地点的路上,终于打通了110,此后派出所打来电话,妻子报了明确的位置:广渠门铁路桥下,西至东方向、主路上,有一辆黑色途胜车在水里。但派出所一再反馈说里面没有车,只有水;妻子说肯定有车。派出所跟丁志健联系,手机已不能打通。

  克服诸多险阻,妻子最终赶到现场后,不停地求现场的交警赶紧进去救人,但交警回复说不归他们管,要去找消防。

  妻子对后来抵达现场的消防人员表示了强烈的不满:“我一再说我先生是在主路上,可他们依旧在辅路上面无动于衷,真的是一动不动!”她和在现场的群众一再求援,直到求救信号发出的两个多小时之后,车子才被拉出来。

  “听说有领导来了,他们才下水救人。”妻子无奈的说道。期间,有一个小伙子看不过去了,试图游往深处救人,但因水势过险,只能无奈返回。妻子表示,希望能找到这位好心人,向他表示感谢。

  当晚10点半左右,丁志健的车被打捞上来,是淹没在铁路桥下五辆车的最后一辆。其他车辆中没有人员被困。

  丁志健被送往医院抢救,但其实为时已晚。医院检验报告显示,丁志健为溺水而亡,手和头骨皆有挫伤。丁志健的一位朋友说,挫伤是因为撞击和捶打产生的,过程可想而知是多么痛苦。

  财新记者发现,在出事地点附近有三组不同的摄像头,分别是交管局探头、交管局事故逃逸探头、交管局电视监控探头,当晚的情况应该能够及时被交管部门获知并保存下来。但是,距离铁路桥步行不到十分钟的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东城交通支队工作人员表示,没有录像。

  生死之间

  7月25日清晨6点,丁志健的遗体从医院运出,送往八宝山殡仪馆。

  6点半钟,殡仪馆前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大批前来送别的亲友和自发悼念的群众。

  7点钟,遗体告别仪式正式举行。妻子悲痛难忍,几分钟后抱着女儿跑出了殡仪馆大厅。

  丁志健夫妇的女儿才三岁,今年9月1号就要上幼儿园。丁志健出事后,家里人很长时间内不敢告诉她父亲去世了,觉得她实在太小,不可能理解,只能跟她说爸爸出差了。出事当晚,妻子拿着锤子出门时候,小女孩也哭着喊着说要跟妈妈出去,奶奶一把抱住了她,说妈妈去救爸爸,爸爸车开不出来了,被困在水里了。她说:“我也要去救爸爸!”。

  目击者者告诉财新记者,“7·21”那个雨夜,妻子在现场孤立无援时,只能借来扩音喇叭不停高喊:“丁志健,丁志健,我来救你了!”希望丈夫能听到她的声音多坚持一会儿。

  狂风暴雨中,这个无助的声音依然传得很远。
责任编辑:高小明
更多
延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