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曲艺>>正文
苗族的嘎百福
2011年07月24日 11:40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更多
   苗族曲种。流行于贵州省雷山、台江、剑河、丹寨、凯里和榕江一带。嘎百福以说为主,以唱为辅,说唱生动,富有风趣。说唱者善于运用比喻的艺术表现手法,讲求贴切,想象丰富。内容既有热情的歌颂,也有深刻的讽刺,表现了苗族人民爱憎分明的性格。
    嘎百福的曲目丰富,有讽刺包办婚姻、歌颂与封建势力斗争的《榜藏农》、《娥兰农》;赞美自由婚姻的《博翁勇和谷纪妮翁省》;歌颂纯洁爱情、讽刺嫌贫爱富的《娥妮和久金》、《榜纪黎和久博弓》;讽刺邪恶势力的《雄学》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嘎百福的传统艺术遗产得到了进一步发展,榕江歌手江开银以这种形式改编、演出苗戏《格问久》,深受群众欢迎。
    嘎百福产生的年代,从其内容涉及到的地点、人物来看,是在宋、元、明、清时期。因这时期,苗族已在雷公山周围形成了一个较为广阔,相对稳定的聚居区域,而且是封建统治阶级鞭长莫及的“化外生苗区”,一切都“自立自主”,生产得到发展,生活相对稳定。在这种“世外桃园”式的生活环境中,在人际关系、婚姻爱情、生产生活,财产纠纷等诸多事情中,就会出现一些特殊的、复杂的、曲折的、难忘的、动人的事例,它为苗族艺人口头创作嘎百福歌提供了丰富的资料。由于通俗易懂,把哲理寓于故事中,很容易为苗族群众接受,并得以在苗族社会中传唱。
    “嘎百福”是苗族的传统的曲艺形式,主要流行在贵州凯里,雷山,台江,剑河,施秉,丹寨等地。嘎百福的演唱不用乐器,以唱带说,说唱相同,唱词以五言体为主,一般押尾韵,随意自由,表演生动,诙谐,讲究故事的完整性。内容多包括一些说媒求亲,反对包办婚姻,以及赞美民族英雄的故事等。嘎百福的音乐受民歌影响较大,形式简单,多为单乐句反复变化的分节歌形式。
    嘎百福的特点是散韵结合。散文部分讲叙故事,韵文部分五言押调。韵文不限句数,根据内容,可多可少。
    首句为兴句,语音固定,一般为“嗬嗬依呵,嗬嗬依呵”,无实际意义。听众如果是客人、青年或阿公阿婆等,可以把“客人们”、“青年们”或“阿公阿婆”等插入兴句最后一个音节前,成为“嗬嗬依呵,嗬嗬依客人们呵”等。
    第二句前三个音节的语音固定为“商侯哩”(“呵嗬哟”)或“迭侬哩”(“现在哟”),然后紧接正式歌词。唱完一层意思后,起句的前三个音节也必须加入“商侯哩”或“迭侬哩”。甲唱完,乙如回答,需要重复甲所唱的歌词,再加入自己所要唱的新内容。
    嘎百福是苗族说唱体口头文学,是苗族曲艺。它因产生于苗寨嘎百福而得名。一般由一个歌师来表演,既说又唱,说说唱唱,也有由数个歌师扮演角色演唱的。“说”就是叙述事件的起因、时间、地点、人物、结局。
    “唱”就是律词排比事件的具体内容。说唱的节奏、曲调有一个相对稳定的格调,就像越剧、黄梅剧等很多地方戏曲一样,通常是宴请宾客时在酒桌演唱,因而在过去,它也属酒歌范畴。
    嘎百福短小精悍,情节单一,富于讽喻色彩,以反对不合理的婚姻为主要内容,兼有对现实生活中其他一些不良倾向的讽刺、批评和劝导,表现出苗族人民开朗幽默的性格。苗族说唱文学嘎百福具有民族风格的完整艺术形式。
    嘎百福歌通过对事件的说唱,直接对当时社会上的不良现象进行揭露和抨击,对好人好事进行颂扬,对男女之间纯洁的爱情进行歌颂,对误入歧途的人进行教育,对矛盾进行化解等,具有褒扬与讽刺的文学特色,充满当时的现实生活气息,深受苗族的喜爱。总的来说,苗族茶余饭后,最喜欢听的就是嘎百福歌。因为它具有自己的曲艺特性。


生活色彩重


    嘎百福歌讲的都是日常的家庭伦理亲情和人际纠葛,通过说唱展示美好的人际关系,展示人世问的真善美。
    例如:《榜南良选亲》就是讲的一段男女婚配的事,南良(今凯里挂丁)寨有一个勤劳美丽的姑娘名字叫榜,已经长到18岁,如花似玉一般,来说媒的媒人接连不断。榜的母亲选中的是凯里地方鱼浪寨一个做生意的青年,榜父亲喜欢的是台江地方毕多寨的一个农民青年。于是他们就在家中争论起来。
    榜母唱道:“嗬!嗬!啊!……老公!
    嫁榜走鱼浪,去跟生意郎。每天卖盐巴,一锤赚一厘,十锤赚一钱,一天几千锤,能赚几两银。榜去就享福,不愁吃和穿。”
    榜父接着唱道:“嗬!嗬!啊……老奶!
    嫁榜走毕多,去跟劳动哥。天天上山坡,不是去犁田,就是砍柴薪,春天下种子,秋天粮满仓,榜去有吃喝,安心过一生。”
    榜母接着唱道:“嗬!嗬!啊!……老公!嫁给劳动哥,实在太辛酸!不是晒太阳,就是雨淋身。如嫁生意郎,银子赚得多,双脚穿。
    布鞋,天天喝油汤,榜享福一生。”
    榜父接着唱道:“嗬!嗬!啊!……老奶!嫁榜走鱼浪,去跟生意郎,天天喝油汤,榜享福一生。可那生意郎,一天几千锤,赚好几两银,赚少人不晓,赚多众人知,捉他捆如鸡,榜去不得安。”
    恰巧当时榜姑娘正在闺房中绣花,父母对她出嫁问题的争论,她完全听到。她开门出来,对父母亲说:“阿爸!阿妈!你们不要争论了,听我说。”榜唱道:“嗬!嗬!啊!……爸妈!榜知父母心,父母养育恩,阿妈说也对,嫁给生意郎,天天喝油汤;阿爸说也好,嫁给劳动哥,一生享平安。我是农家女,愿嫁劳动哥,阿哥去犁田,我在家推梭。虽酸汤下饭,心中甜蜜蜜.”
    父母听榜唱完,都同声说:“那就随你的心愿吧!”后来,榜真的出嫁到毕多寨,跟那劳动哥相亲相爱,勤勤劳劳的过一辈子,白头到老。


教育性强


    例如:排卡水寨有个虽然美丽但又比较放荡的姑娘名叫曾迪,她在自由对歌谈恋爱中已出嫁过三次了,每一次出嫁到男家不久,她都编造出离婚理由,请固鲁地方的理老勾农替她讲理离婚。第四次她出嫁到脚雄寨不到半年,又编造理由,到固鲁寨请理老勾农帮她讲理离婚,她找到勾农后,唱道:“嗬!嗬!啊……勾农!你老最懂贾(理),最能讲理清。帮我判三次,我永谢你思。这次我出嫁,又碰窝囊哥,话也不会诓,帐也算不清,尽吃酸汤菜,害我苦怜叮!再请勾农你,判我再离婚。送你银十两,拿去买新衣。”
唱完,她把十两白银递了过去,这次勾农理也不理,两手把她的银子推了回去,因为勾农已调查清楚,这个曾姑娘作风有些问题。于是,勾农对曾迪姑娘说:“银子你先收起来,听我跟你说。”勾农唱道:“嗬!嗬!啊!……曾迪姐!你这姑娘呀,作风太放荡,今天你把这个想,明天又把那人诓。几多青年遭你迷,多少后生上你当!今天你还不满足,成天成夜把人望。像片残叶飘山野,象匹野马脱了疆。千双眼睛盯着你,人不成来鬼不象。你净下心来,听我讲一讲:人生在世上,容貌要端庄,走路要稳当,正眼朝前望;心地要直爽。一树只能栽一窝,一人只能嫁一个,一人不能爱一双.劝你回心又转意,重新做个好姑娘.安心去生产,诚实把家当。”
    曾迪姑娘听理老勾农这样一唱,低下了头,沉思了一会儿后,说:“公!照你老人家这么说,那这次我就不跟那个老实巴交的窝囊哥离婚了。”勾农说:“对,你找到这样老实勤劳的后生,算你命好呢,快回去跟他相亲相爱,一起生产劳动。祝你们白头到老!”
    这样,曾迪姑娘就转回到脚雄寨,再也不提离婚的事情了。勤勤快快地生产劳动,跟那老实的“窝囊哥”相亲相爱一辈子,双双一直活到90多岁才共赴阴间。


哲理性强


    例如:郎德下寨有两个美丽勤劳的姑娘,一个叫卓敢,一个叫阿闹。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她俩手拿鱼腰箩,挽着裤脚,下到巴拉河扒岩石块捉捞小鱼和螃蟹。正好这时从老丹江下来两个跟官府当差役的青年,一个叫你嘎,一个叫保吴,他俩身穿兵服,腰别腰刀,装着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看样子是要到凯里出差,当他俩来到巴拉河边,正要挽裤脚过河时,突然见到河中有两个姑娘弯着腰,露着白嫩的腿脚。他俩顿时起了邪心,喊了一声“喂!”,惊得俩姑娘猛一抬头。他俩立刻认出是卓敢和阿闹姑娘,便说:“卓敢和阿闹,我俩唱一首歌给你俩听好吗?”卓敢和阿闹答:“唱吧!”于是你嘎和保吴便唱了起来:“嗬!嗬!啊!……卓敢和阿闹!你俩虽美丽,确实太可怜;整天下河中,扒岩捉小鱼;不是石砸腿,就是蟹夹手。我俩别腰刀,也算是威武;你俩跟咱走,闯大小官府;尽穿丝绸衣,都吃油豆腐。”
    卓敢和阿闹听后,笑了笑,也答唱道:“嗬!嗬!啊!……你嘎和保吴!我俩农家女,辛苦过惯了;跟着阿爸妈,穿着土布衣,吃着酸菜汤;若跟你俩走,闯大小官府,穿着丝绸衣,吃着油豆腐,皮肤怕生疮,肚子怕拉稀,你俩自去啦!”
    你嘎和保吴听后,非常生气,便接着唱道:“嗬!嗬!啊!……卓敢和阿闹!你俩弯着腰,脸蛋没入水,小心弯断腰,小心石砸腿,死了不好埋,伤了嫁不走,还是跟我俩,威风闯一闯。”
卓敢和阿闹听后,既生气又认真的说:“两位哥哥还是听我俩说几句吧!”于是又唱道:“嗬!嗬!啊!……    你嘎和保吴!能跳九丈的鱼,还是落在漏竹箩;能飞九山的乌,还是误入捕鸟套;凶恶的小官,大官面前弯着腰;贪图的大官,皇帝面前被杀身;你俩一对差役,不过是狗腿一双,如是想做好事,可保持肚子不饥;如想心中作胀,牢房就是你俩的窝。”
你嘎和保吴听后,不敢再说什么,唏虚而去。






幽默性佳


    例如:陶尧地方虎阳寨方老迦肖,有一年鸡讲(现西江)地方过苗年,他带着十多人,骑着七八匹马,到鸡讲地方方老你道金家过苗年,他们一路骑着马,威风凛凛的来到鸡讲你道金家门口,把马捆好后,一行人进入堂屋,你道金倒茶坐定后,迦自站起握着你道金的手说:“勾你,谢谢你的招待,我唱道歌给你听听。”
    你道金答:“那就请唱来,我洗耳静听.”于是,勾迦自就唱起来:“嗬!嗬!啊!……勾你!我是勾迦自虎阳,你是你道金鸡讲,我俩名声扬,自古感情长。我来马八百,蹄声如春雷,响砌雷公坪,你心情如何?”
    你道金听后,用两眼往门口看了看,又扫了堂屋一眼,发现勾迦肖他们一行人来他家过年,一个个空手空脚,什么礼物也不带来。于是对勾迦肖说:“我也唱首歌给你听如何?”迦肖答:“好!唱来,我也洗耳恭听。”你道金唱道:“嗬!嗬!啊……勾迦肖!你来八百马,威风如流水,你马蹄如雷声,尤如一阵风,你来马八百,进屋全是空。有蚯蚓才钓得鱼,有鸡来才送回鹅,你感情又如何?”
    勾迦肖听后,感觉很不好意思。只好接着唱道:“嗬!嗬!啊!……勾你!因我心中有火钳夹,两手有螃蟹缠,所以才一毛不拔,只好空手把家还。”
    勾迦自唱完后,勾你道金握着故迦假肖的手,两人哈哈大笑,你道金大声喊:“快把酒肉摆上来,我们要喝酒了!”


艺术丰富
    例如:乌富地方有个美丽、善良、勤劳的姑娘叫做谷记久,她跟鸡讲地方的一个勤劳勇敢的男青年名叫耶秀,通过游方、对歌,产生了爱情,后来他们决定结婚,并已商定好耶秀去接谷记久的日子时辰。
不料,耶秀回到家中,就病倒了,不能按商定的日子去接谷记久,而且一病三年不起。在这期间,谷记久父母为了贪钱财,把谷记久许配给鸟富地方一个歪嘴后生,并逼迫谷记久嫁到男方家,到男方家后,谷计久设计逃了出来,一直逃到登鲁寨,要求理老勾麻处理。在理老勾麻的帮助下,判离了这起逼婚案。
后来,谷记久经过艰难曲折,来到鸡讲地方,用“木叶传情”的方法,找到了耶秀,耶秀一高兴,病也好了。他们终于结成了美满幸福的家庭,白头到老。
     苗族嘎百福具有一般戏剧的素材和性质。只是由于历史上苗族居住条件,经济条件、无文字条件的限制,不能创作成剧本,不能组织人上台演出。随着社会的进步,现代苗族也有了文字。嘎百福歌将是苗族曲艺上台演出的最好、最丰富的艺术基础。同时,它也为苗族歌剧等文艺作品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和基础。
    


传统曲目


    嘎百福中国黔东南苗族的说唱文学形式。其特点是散文体的说和韵文体的唱相结合,以说为主,以唱为辅,散文部分用来讲述故事,韵文部分固定用五言押调的形式。嘎百福的内容多涉及爱情、婚姻和社会问题,表达上以讽喻不良现象为主。传统的嘎百福曲目,有《榜藏农》、《娥兰农》、《博翁勇和谷纪妮翁省》、《娥妮与久金》等。

(责任编辑:陈胜刚)
    
责任编辑:hdk
更多
延展阅读